|

我在西湖读博士 | 学心理、画海报、练口才,“不务正业”的程纯到底在干什么

发布时间:2019.04.22
阅读次数:675

走出2号楼5楼电梯,右转直走,左手边第四扇门,是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中心。

程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这里,百余平米的空间,是他在学校里最熟悉的地方。作为西湖一期的学生,他参与了实验室从无到有的全过程。一年前,也是在这里,他和导师于长斌经过反复探讨,最终敲定了社会网络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。

几天前,以《人工智能对网络舆论传播的影响及应对策略研究》为课题,程纯入选了中国科协“高端科技创新智库青年项目”。

 1555903851603546.jpg


一边学计算机,一边研读心理学、传播学

他默默跟自己较劲

 

在程纯的简历上,本科和硕士研究生的论文题目,都是微透镜的设计和制造,正统工科男出身。来西湖大学读博士,他和自己暗暗较了把劲,跨一级学科选择了计算机专业。

“我有过两年和舆情相关的工作经历,对社会网络中舆论的形成、演化和传播机制产生浓厚的研究兴趣,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,社交平台上涌现出一批基于自然语言处理、文本挖掘和智能算法等技术实现的虚拟社交机器人(Socialbots),具有自学习和反检测属性,某种程度上可以引导网络舆论的走向,换句话说可以左右人们对某一事件的认识,这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将是非常大的。”

程纯说,这是新技术带来的新问题,研究、分析、解决这个问题,不仅和计算机技术密切相关,还离不开社会心理学、大众传播学,甚至伦理方面等多种理论的帮助,横跨文理,需要通过学科交叉来完成。


1555903975178692.jpg

▲程纯桌上放着心理学的书,随手就能拿起来看


2017年5月,他向西湖大学提交了“西湖大学-复旦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项目”的申请。当时吸引他的,就是这所学校具有很好的学科交叉氛围,导师们更加鼓励学生在学科交叉边缘进行探索。彼时,西湖大学的前身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才刚刚成立,选择未知的挑战,申请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。这一点,程纯很是自豪。

入学后的第一学期,程纯一边在复旦大学学习计算机,一边大量研读心理学、传播学等理论,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“压力非常大”。好在,导师为他介绍了多个在相关领域非常资深的前辈,让他获益匪浅。

这次入选青年智库项目,对程纯是个很大的鼓励。他已经想好了,要借助项目资源,把网络化系统建模与分析的样本范围扩大到社交平台上。

 

逼着每个人画海报,还要掐表练口才

他自嘲“不务正业”

 

程纯和人打交道,身上鲜有学生的稚嫩和局促。接触过他的人,也会因此产生一种错觉:明明长着一张学生脸,但总觉得不像学生。

这大概和程纯身上多种身份有关。除了是西湖一期的学生,他还担任学校研究生会主席,同时作为学生代表,成为西湖大学首届校董会的一员。就连讲席教授看到他都忍不住打趣儿,叫他“程校董”。

这位“程校董”,为了帮助同学们搞好科研和学习,操碎了心。

最近,他组织研会举办了两个比赛,一个比“画画”,一个比“口才”。听上去和理工科一点关系都没有,其实这两项都是他自己在实验室里练过的技能,吃过苦头,也尝到了甜头。想在西湖大学搞学科交叉,这两种能力是不错的敲门砖。

1555904041118246.jpg

▲程纯所在的实验室组织3分钟学术演讲比赛


“画画”比赛,考验的是学术海报设计——如何在一张A1大小的海报纸上,把自己的科研工作展示出来。 

在研会组织的第三期博士生WeSalon上,他建议郭天南教授实验室做出了区别于前两期的新尝试:除了准备PPT的Lab Show,还要做海报,而且实验室的博士生一人画一张。初次交上来的海报,基本上是放大版的学术简历,被研会打回去重做。“只有本专业的人能看懂,这怎么行?”

活动当天,近10张海报在学术报告厅后方一字排开,设计者站在自己的海报旁边,随时准备讲解。这就像一场画展,画家要让别人快速明白自己想表达什么,最好还能让听众对作品感兴趣,促进彼此交流。


1555904081549883.jpg

▲WeSalon现场的学术海报很有人气


“口才”比赛,又叫3分钟学术演讲赛,和画画比赛有异曲同工之妙——如何在3分钟内,把自己的研究工作跟外行的人说明白,既要有内在逻辑性和系统,更要深入浅出。 

“看上去是花里胡哨的形式感,但可以实实在在帮助博士生们理清科研思路,系统地想明白博士期间到底想做什么,也提供了一次‘回头看’的机会,看看自己的课题进展,是否需要调整方向和扩展思路。”

在程纯看来,服务和助力博士生的科研和学习,是研究生会的首要职责。

 

同学一届比一届厉害,实验室一个接一个投用

他身在其中倍感兴奋

 

程纯入学那年,西湖大学还叫“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”。首届学生只有19人,小小的云栖校园里看不见几个人影,这种安静虽适合专注科研,但未免有点冷清。 

随着西湖二期120位博士生入学,整个校园一下子“活”过来了。大伙儿常常招呼着周末一起踢球;食堂里也有了叮铃咣铛的烟火气,一层不够用又新开了二层;几乎每周都有货车、工程车进出校园,黄黑相间的施工警戒线经常出现在各个学院楼里。

看着一批批科研设备运进学校,看着高精尖的PI实验室一个接一个建成投用,这种近在咫尺的变化让程纯根本顾不上抱怨出入上的不便,更多的是兴奋,因为看到最初的梦想一点点变成现实。

兴奋之余,程纯也感受到“后浪推前浪”的压力。比如他的同门师弟朱铭健,北大毕业后放弃高薪邀约,成为西湖二期的一员,一边积极协助研会的工作,一边投入到一项热点但又竞争最激烈的研究中——让机器看懂视频。短短半年,他已经取得了相当好的进展。


1555904137107377.jpg

▲程纯(前排右二)和朱铭健(后排左四)


“学校和实验室的条件越来越成熟,学生出成绩就会越来越快。”程纯打心眼里替学弟学妹们高兴,“一届比一届厉害,真的一丝都不敢懈怠。” 

不敢松懈的,又岂止在学术上。刚刚说过,程纯是西湖大学第一届董事会成员,和学校有关的重大决策,他都有份参与讨论与投票。

到目前为止,程纯已经参加过四次校董会,见到了韩启德、潘建伟、钱颖一这些学术大咖,他们都是创校过程中的关键人物。目睹校董们为了西湖的梦想群策群力,感受到他们热切期待的眼神,他觉得前方无可畏惧。

“就像初生的婴儿”,面前是无数挑战,但终将迎来无限可能。